“快手一哥”辛有志的草根逆袭史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从草根到“快手一哥”,辛有志的逆袭路堪称神奇。

1990年,辛有志出生在黑龙江小兴安岭附近一个小山村。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辛有志早早辍学,跟着父亲在家里干活,白天上山采野菜,晚上下海拉网捕鱼。在15岁那年,辛有志看到同村好友从外地打工回来,便萌生了出外打工的想法,先是去了哈尔滨一家海鲜店做服务员,后来又跑去山东济南学挖掘机,但都无疾而终。

回到老家的辛有志,又在县城开了一家水果超市,结果水果店生意最后也荒废了,他还欠下了六十多万元巨债。无奈之下,辛有志拿着家里最后的7万块钱,办了留学签证后,举债去日本打工

22岁的辛有志背负巨债,去了日本亲戚的饭店打杂,半个月后被扫地出门。但他却发现了赚钱的门道,开始倒卖日本当地的花王纸尿裤,一天营收3000块。但很快,生意越做越大的辛有志也引起了日本警方的注意,在被人举报之后,年仅24岁的辛有志被判入狱。

有了案底的辛有志,怯怯回国。彼时,正值快手风靡东北小县城。当时的短视频行业开始崛起,但还鲜少有淘宝卖家开通直播带货功能。辛有志萌生一个念头:如果自己有足够多粉丝,不就可以直接跟用户接触了吗?

后面的故事,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就连辛有志也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地踩中互联网史诗般的风口——短视频爆发带来的直播电商。而伴随着快手的崛起,辛有志则快速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从辛有志到辛巴,他一跃成为“快手一哥”,与薇 娅viyaaa、李佳琦并列中国直播带货“三巨头”。坊间传言,辛有志2019光靠快手直播带货,净赚20亿。

CBNData

伴随着蹿红,关于辛有志的争议也没有休止过。作为网红,辛有志被外界质疑低俗、炫富、炒作,在一众明星的簇拥下于鸟巢举办了盛大婚礼;但他却又一直强调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疫情期间也曾捐款上亿元。

如今,辛有志已是“辛有志严选”和“棉密码”两大品牌的创始人,旗下拥有多名超千万粉丝的头部达人。公开数据显示,辛巴名下最少4家公司。这里面,广州和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持股比例为95%,这家公司就是辛巴开创并一直在主推的“辛有志严选”;另一家公司大连沃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持股5%,是一家叫做“棉密码”的卫生巾品牌。

但这对于辛有志来说还远远不够,他的目光又盯上了上市公司。今年9月16日,起步股份公告称,公司股东拟以9.162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辛选投资、张晓双各5%股份,总对价4.32亿元。

天眼查显示,辛选投资成立于2020年4月23日,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大股东为辛有志,总持股比例95%,同时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计梦瑶持有5%的股份。而起步股份另一位新晋股东——张晓双,则是辛选投资联合创始人兼供应链负责人。这意味着,通过这笔投资,“辛巴系”将持有起步股份10%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搭上辛有志的起步股份,在前者宣布入股后股价连续两天涨停,市值大增10亿。但时隔两月,这种神奇很快就消失了。

在燕窝事件发生之后,起步股份就已在19日、20日股价连续跌停,近7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总计下跌25%。截止27日收盘,起步股份报10.41元/股,市值51.63亿元,较9月17日市值已跌去6亿元。

直播电商还能火多久?

作为直播电商爆火的一年,2020年见证了很多不可思议的神话。

艾媒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同比增长226%,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比2019年翻一番,接近万亿大关。诸如李佳琦、薇 娅viyaaa这些头部达人,每场直播带货销售额动辄过亿,甚至超10亿。

曾欠下6亿巨债的罗永浩,短短两年时间就已还清4亿,这里面有2亿多就来自参与另一家公司营利和直播电商获得的营收;辛有志也曾在一次直播中晒出直播平台后台数据,在其账户余额里光礼物“钻石”就多达18亿,折合人民币约90多万,还有1500万的快手币没有兑换,相当于人民币150万。

令人诧异的是,这些头部达人不仅能 ” 带货 “,还能 ” 带股 “,越来越多的上市企业开始蹭起了直播电商的热点

5月19日,千金药业接连发布多条互动信息确认:公司子公司千金养生坊与薇 娅viyaaa有合作。当天下午,千金药业股价直线拉升,截至收盘,千金药业报收 9.29 元/股,上涨 4.74%。

11月9日,尚纬股份拟以近6亿元收购罗永浩直播主体公司——星空野望40.27%股权,前者市值也较复牌前上涨4亿元。除此之外,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A股最少有超过27家上市公司与薇 娅viyaaa或李佳琦相关联,并且都获得了不错的涨势。

但在喧嚣背后,却是野蛮丛生,直播带货多种荒唐乱象层出不穷。

流量造假首当其冲。今年6月,媒体曾报道一家茶叶商因为直播带货损失惨重,该商家投资5万给网红直播带货,却只得到挂零的惨淡销量,甚至还存在流量造假。商家介绍,“300多万粉丝的网红,场播费3万几,出货再拿提成,结果一件没有卖出去,在线人数只有1300多,还有我们公司100多人。”

“货不对板”同样令人忧心。中消协在10月20日至11月15日二十多天的监测期内,利用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共收集到“双11”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1430万条,日均信息量约53万条。有关直播带货类负面信息33.41万条,日均1.24万条左右。因疑似数据造假,买完不让换,汪涵、李雪琴、李佳琦直播间近日还遭到中消协直接点名。

11月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点名了网络直播营销中的违法行为:如“售卖假冒伪劣产品”、“在产品中掺杂掺假”、“发布虚假违法广告”等。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明确表示,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该为利用网络直播开展的网络交易活动提供回看功能。而国家网信办同样规定,直播营销平台应该记录、保存直播内容,保存时间不少于六十日,并提供直播内容回看功能。

随后,“电商大本营”的浙江省网商协会发布规定,直播平台应根据实际开展的业务范围,获取相应资质,包括但不限于:互联网食品销售许可备案证;出版物网络交易平台服务经营备案证;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医疗器械网络交易服务第三方平台备案凭证。由此可见,平台持有相关资证将是未来发展趋势

狂奔已久的直播电商,开始要告别过去的野蛮时代。那些伴随直播电商一同诞生的种种荒唐现象,是否一去不复返呢?我们拭目以待。总体而言,直播电商是时候走下神坛了。

本文转载自投资界(ID:pedaily2012),版权归投资界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干货知识

抖音大号博主抄袭B站up主,短视频靠洗稿成为大号的时代来了?

2021-1-4 2:29:16

干货知识

出道即巅峰!第一条视频就300万点赞,近亿播放!

2021-1-4 2:29:19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任何内容版权均属于相关版权人和权利人,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告知,站主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所有资料仅供学习交流、欣赏、阅读使用,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