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yo鹿鸣”3个月B站粉丝破百万,虚拟偶像何时才能恰饭?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20年,虚拟偶像东风不止。

8月18日,B站又一名百万粉丝up主诞生。不过,这并非一位真人up主,而是一位虚拟up主。

靠着10个投稿视频就能在短短三个月内涨粉破百万的虚拟up主“yoyo鹿鸣_Lumi”,来自于近年崛起的新锐游戏公司米哈游。

yoyo鹿鸣起初并未公开自己的来历,但其高质量的视频投稿,让一些人猜测这些作品并非个人所为,背后应该是有成熟团队在运作。

因为yoyo鹿鸣的画风与《闪耀暖暖》相似,最初也有人认为yoyo鹿鸣是叠纸游戏旗下的作品。

左:闪耀暖暖;右:鹿鸣

随后,米哈游专属的蛛丝马迹陆续被挖掘出来,再到7月31日yoyo鹿鸣发布“欢迎报考上海交通大学~”的视频,米哈游的几位创始人都是交大校友,谜底似乎昭然若揭。随着8月4日yoyo鹿鸣动态桌面壁纸的正式上线,这位虚拟偶像背后的团队米哈游才算是露了脸。

虽然yoyo鹿鸣在抖音发布的视频中添加了#虚拟偶像#、#vtuber#的标签。就目前来看,yoyo鹿鸣比起常见的虚拟偶像,更偏向于是“虚拟网红”。

但并非每个虚拟网红都能做到每个视频均有超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播放数。yoyo鹿鸣在B站发布的第三个作品,时长仅20秒,目前的播放数就已经超过1300万。迄今为止,yoyo鹿鸣共在B站投稿了10个作品,时长最长的为1分31秒,但播放数最低的也超过了200万。

yoyo鹿鸣的魅力在哪里?或许我们还是应该从虚拟偶像、Vtuber说起。

2.5次元的虚拟偶像怎样成为B站潮流?

虚拟偶像与虚拟达人(Vtuber)是两个并不完全等同的概念。

把前缀“虚拟”二字去掉,类比“偶像”与“达人”,一般也能因此推导感受出“虚拟偶像”与“虚拟达人”的不同。

在Vtuber出现以前,虚拟偶像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像初音未来、洛天依这样的虚拟歌姬。他们拥有拟人化的外表,VOCALOID声源库合成的歌声,是完全的二次元产物。

众多音乐爱好者与粉丝会主动为虚拟歌姬制作音乐作品。初音未来的《甩葱歌》,VOCALOID原创音乐者ilem为洛天依等创作的《普通DISCO》、《勾指起誓》都曾风靡一时。

另一类是如《LoveLive!》、《BanG Dream!》这样的偶像企划。一方面,他们以动画故事为基础,衍生出漫画、音游等二次元作品;另一方面,角色的配音演员(也称“中之人”)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相应的角色举办live演唱会等偶像活动。

图源:@BanGDream梦想协奏曲

而yoyo鹿鸣则属于Vtuber或者Vup。

Vtuber(vtb)是2.5次元的全新存在,全称为Virtual YouTuber,原指在YouTube平台上投稿视频作品、开设直播的虚拟达人,在B站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Vup,即虚拟up主。

Vtuber一般是真人达人通过穿戴式动捕设备或者面部捕捉软件,在直播中同步自己和虚拟形象,实现虚拟形象和粉丝互动,其直播内容则以游戏、唱歌、杂谈为主。

即使是在线下活动中,Vtuber也是以全息投影的方式出现,真人并不露面。同时,“不得深挖中之人的身份”是Vtuber粉丝中不成文的规矩,毕竟真正受到喜爱的应该是虚拟形象与中之人的融合,而并非仅是三次元的个人。

Vtuber通过虚实结合,既能够带来人工合成电子音无法拥有的温度,又能弥合多媒体偶像企划中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割裂感,通过打造不会翻车的虚拟人设,给予Z世代全新的陪伴感,成为了二次元新的文化潮流。

目前Vtuber可以分为“个人势”与“企业势”两种。个人势的Vtuber如同单打独斗的孤狼,大大小小都由自己决定,代表是神楽Mea。企业势的Vtuber则是个人加入企业旗下的虚拟达人企划中。

B站与にじさんじ合作的虚拟艺人团体VirtuaReal Star目前已经签约推出了泠鸢yousa、菜菜子Nanako、琉绮Ruki、七海Nana7mi等众多虚拟达人。

VirtuaReal成员合影(截止2019年11月),图源:萌娘百科

但yoyo鹿鸣迄今为止的露面只有B站上的几个视频而已,既没直播,也没走到线下,更没出现中之人。不过,倒是有一些鹿鸣粉丝社群已经在运作当中。

米哈游凭借《崩坏》系列跻身成为国内顶尖游戏公司,但近年来似乎有打破单一王牌IP,进行多元内容布局的想法,2020年先后推出了《原神》和《未定事件簿》两款游戏。yoyo鹿鸣的诞生,昭示着米哈游也有意进军虚拟达人领域。

但米哈游并非行业内第一家做虚拟偶像的游戏公司。《开心消消乐》开发商乐元素在2018年便已推出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企划《战斗吧歌姬!》。

虚拟达人的营收可分为两个模块:线上视频投稿的硬币充电支持、直播礼物与分成;线下周边产品销售、live演唱会与见面会的门票分成和出场费等,并还在朝着新的空间探索。

对于已经建立起粉丝基础的虚拟偶像来说,直播可以进一步实现商业变现。

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老牌虚拟偶像已经入驻淘宝,进行直播带货。洛天依4月电商直播在线观看人数最高为270万;初音未来6月初入驻淘宝,截至6月15日积累2737万人气值,并超过王一博、朱一龙等明星登顶天猫6·18明星榜。

对于正在成长中的偶像企划来说,直播则是增强粉丝与偶像联系的良计妙策。

有着成熟的动画技术与偶像产业的日本,是虚拟偶像与Vtuber的发源地。B站的头部虚拟up中,来自日本的Vtuber数量更多。

不过日本虚拟达人在直播时说日语,对于不会日语的中国观众来说,无法做到实时交流互动。在文化差异的背景下,中国本土的虚拟达人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虚拟偶像赛道,谁能获得成功?

就目前来说,具备二次元核心属性、已经成为泛娱乐视频平台的B站是在国内虚拟偶像这一领域投入最多和效益转化最成功的参与者。

但B站之外,也有许多互联网公司想要分一杯羹。

2019年,爱奇艺建立原创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依托爱奇艺丰富的内容生态矩阵,相继在《我是唱作人》《中国新说唱》《潮流合伙人》等多档综艺节目中亮相。RiCH BOOM中的鼓手Rainbow作为“师姐”在《青春有你》第二季中踢馆,与练习生同台进行主题曲倍速舞蹈比拼。

而早在2017年的网综《明日之子》第一季中,便有一位饱受争议的虚拟偶像荷兹HeZ。这个背靠140人团队的虚拟偶像,依托品牌方的赞助支持和节目规则的偏向,一步步淘汰了诸多高人气选手。

或许是内在没有二次元的文化基因,没有过经营二次元社区的经验,爱奇艺、腾讯视频作为综合视频平台,在真人选秀节目中刻意加入虚拟偶像实际上并没有达到促进多元文化交流的结果。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把原本选手之间的才能与努力的比拼异化为人与机器算法的较量,视觉上并不相融,形式与内容上也并不公平,有的时候考验的更是选手与主持人的“演技”。

畸形的人体结构与并不精美的外形考验着大众的智商与审美,但这些虚拟偶像又不是出现在迪士尼、皮克斯和梦工厂的3D动画电影中。观众感受到的是满屏的尴尬和迷惑行为大赏,出现了“能不能整点阳间的玩意儿”等诸多弹幕吐槽。

虚拟偶像荷兹HeZ,图源:@腾讯视频明日之子

虚拟偶像Rainbow,图源:《青春有你》第二季第10期下视频截图

做虚拟偶像,更应该把握其诞生于ACGN文化领域所具有的文化内核。在这一点上,或许游戏公司,尤其是在二次元品类上更有经验的游戏公司更能了解这群二次元爱好者想要什么。

yoyo鹿鸣目前仅推出了一款动态桌面壁纸,并未进行过直播活动,关于这个虚拟偶像的未来企划也暂时无从了解。yoyo鹿鸣的投稿视频,更像是米哈游UE4、动作捕捉、布料解算等综合技术的技术展示,抖音式的音乐短视频虽然能够让人反复刷,但是互动性并不强。

对于每一帧都在烧钱的yoyo鹿鸣来说,没有未来进行经济效益转化的打算恐怕并不现实。但是真正进入虚拟偶像的主流竞争领域,即直播与唱跳时,yoyo鹿鸣能否能在现有的Vtuber格局中打下自己的一番天地还不好说,到那时粉丝更加看重的是虚拟偶像的人格魅力和中之人实打实的唱功。

电商直播界或许很难再出现新的李佳琦与薇 娅viyaaa,但是虚拟偶像与Vtuber领域还远远未成定局。

举个例子,“菜菜子Nanako”以明星+虚拟偶像的形式,正作为一匹黑马,给予虚拟偶像以全新的冲击,毕竟菜菜子Nanako背后的中之人可是蔡明老师,是一个笑声早已刻入现代观众DNA中的殿堂级的艺术家。

但是如若无法做到稳定更新与定期直播,不断创造新的梗与迷因,菜菜子Nanako也会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比起真人全身动作捕捉和实时渲染所要耗费的财力物力,普通人也可以约一个画师给自己画一个立绘,然后建一个live2D可动模型,最后买个摄像头开直播作为虚拟偶像出道。

但是零粉丝基础又缺乏资本助力的话,粉丝的积累通常格外缓慢,更别说会有粉丝愿意给予高额打赏,帮助达人获得切实的经济营收。

背靠米哈游的yoyo鹿鸣,借助在游戏研发领域的积累,在技术上已经领先一大截,但是也有人分析这种高精度的建模只适合做视频,做真人捕捉会因为绑骨问题导致和真人不兼容,频繁断手断脚。

但若是招募到了合适的中之人并建立了优秀的企划,yoyo鹿鸣很有可能会横扫整个Vup界。

(头图来源:yoyo鹿鸣B站投稿封面)

编者注:本文转载自 36氪 作者:耿吴菁

干货知识

B站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70%至26.18亿元,高于市场预期

2021-1-4 2:31:53

干货知识

小红书上线15分钟长视频,或将和B站抢内容生产力

2021-1-4 2:32:03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任何内容版权均属于相关版权人和权利人,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告知,站主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所有资料仅供学习交流、欣赏、阅读使用,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搜索